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丈夫照料瘫痪妻子十多年单亲爸爸养育脑瘫女儿30年……这些上海好

编辑:admin 日期:2019-08-15 18:59 分类:www.jb41.com 点击:
简介:每个家庭都是一本厚厚的书,有着读不完的故事,有的章节充满欢笑、温情脉脉,有的则一波三折、饱含辛酸与泪水。有一些家庭的故事,让听闻的人感动不已,唏嘘不止。今天,普陀区真如镇街道评选出感动真如十大先进人物,其中有不少特殊家庭的特殊故事 有一位好

  每个家庭都是一本厚厚的书,有着读不完的故事,有的章节充满欢笑、温情脉脉,有的则一波三折、饱含辛酸与泪水。有一些家庭的故事,让听闻的人感动不已,唏嘘不止。今天,普陀区真如镇街道评选出“感动真如”十大先进人物,其中有不少特殊家庭的特殊故事——

  有一位好丈夫钱业华,他的妻子瘫痪在床10多年,全靠他一个人照顾,邻居们都说“一个大男人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一点味道都没有,太不容易了!”

  钱业华家住在清涧路187弄。每天早上七点,64岁的他准时起床,为瘫痪在床的妻子王成淦量血压、测血压,然后根据测量的结果,准备一天的菜饭。如果测量结果偏高,就吃得清淡一点,少糖少盐;偏低,就把饭烧得口味略重一点。这个习惯钱业华已经养成近十年了。

  这对夫妻结婚已经41年了。钱业华以前是出租车司机,因为父亲过世的早,母亲身体也不好,刚过门的王成淦,年纪轻轻就任劳任怨的承担起照顾婆婆重任。钱挣得不多,日子过的苦,两个人的感情却甜蜜。

  想不到,2002年,王成淦刚退休就被查出患上了糖尿病,过了4年,并发症开始出现,需要做血透,一个星期要跑三次医院。钱业华当时还没有退休,他只好一边开出租车一边照顾老婆。白天开车,下班就回家把妻子接到医院做血透,有时妻子住院,他每天操劳家务,一天就睡四五个小时。

  2009年,王成淦因肾病双目失明,一只耳朵完全失聪,另一只耳朵只能微弱的听见一点声音,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钱业华一狠心辞职在家专心照顾她。没有工资,只能领失业金一个月480元,加上王成淦的退休金两千多,根本不够医疗费用和日常开销,钱业华只得将存着养老的钱拿出来给妻子看病,那时女儿刚开始工作,自顾不暇,但也从牙齿缝里省下钱来给母亲看病。为了省钱,钱业华买了一辆电瓶车,每星期骑一个多小时的电瓶车车带王成淦去医院做血透。有时,王成淦没有力气,钱业华担心她摔倒,就用腰带将她绑在自己身上,驮过去。

  渐渐的,王成淦电瓶车也坐不了了。钱业华就买了辆轮椅,从清涧三村将妻子推到上海西站地铁站,再倒公交车到医院。有几次,深秋,天气很凉,外面下着大雨,小区因为地势低,被淹的一塌糊涂,钱业华为了把轮椅推过去,只好把鞋子脱了,裤管卷起来,赤着脚、淌着水推过去,一路推到地铁站。到了医院,钱业华的脚都紫了、麻木了。

  这几年王成淦总是失眠,有时半夜睡不着又看不见,就拉着钱业华陪她说话,经常一说就是一夜。有时晚上,王成淦吃了利于排泄的药,一晚要起夜5、6次,钱业华就一次次照顾着她。云南省“安全文明出境游”宣传月活动举行

  去年6月,她因为在浴室里失去重心,滑了一下,钱业华当时在客厅冲开水,听到动静,他赶忙冲进去,扶她起来,可是王成淦太重了,根本扶不起来。钱业华最后用腰带将王成凎和自己绑在一起,用爆发力将她带起来,小心翼翼地搀到轮椅上,推到床边,最后再用爆发力,将她放到床上。就这几个简单的动作,钱业华花费了几个小时。

  这么多年来,最令钱业华自豪也最歉疚的是自己的女儿。“别的孩子回家都是热菜热饭,可是她放学回家都是冷锅冷灶,有时还要去医院照顾母亲,经常过年都是一家人在医院过的,出去工作了,家里不仅没有办法帮衬,还要她担心。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她。”不过,女儿像钱业华一样很要强,工作、生活、家庭自己都照顾的很好,从来不让父母担心。现在女儿已经成家,两个外孙大的五岁,小的三岁。提起自己的女儿,钱业华脸上浮起了自豪的笑容。

  在车站新村30号3号楼里住着这样一对夫妻,丈夫名叫印培诚,妻子名叫陆月媛,1943年结婚。那年他们21岁,如今两人都已94岁高龄,他们携手走过了风风雨雨大半个世纪。但在2001年,陆月媛因急性脑梗,瘫痪在床,7个子女16年来齐心陪伴和照料。

  印培诚是沪江大学(华东理工大学)47届工商管理毕业的高材生,而陆月媛却没有读过书。据他们的女儿回忆说,陆月媛虽然没有读过书,但非常讲道理,做事很有智慧。在家里,无论是父亲还是孩子都非常尊敬她,他们都戏称:陆月媛是“社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父母相爱是孩子最好的教育,恩爱孝顺的印培诚夫妇给子女们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在2001年,因急性脑梗,让当时78岁的母亲陆月媛瘫痪在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甚至丧失了吞咽功能。7个子女对老人们的身体都非常关心,大家有商有量从不计较谁照顾父母亲的时间更多,由于其他兄弟姐妹家住的比较远,所以主要还是由住在隔壁的二姐陆兆麟与和父母同住的三弟陆兆元共同照顾老人日常生活起居。

  如今,姐姐69岁,弟弟也67岁了,照顾起父母来渐渐也有些力不从心。但他们还是六点就起床,分工照顾父母亲生活起居、买菜、做家务。同时,姐弟俩每隔一个小时就会在本子上记录老人身体情况的变化、每顿饭的食用情况……十几年来,记录的本子都有七八十本,可以堆满整整一张桌子。正是因为子女们的悉心照料,母亲在这十几年来没有再进过一次医院。

  母亲因没有了吞咽功能,吃东西只能用输液的方式从鼻子里注射到胃里,所以,每天母亲吃的食物要用搅拌机打碎,才能给母亲食用。十几年来,已经用坏好几个搅拌机了。

  刚开始照顾母亲的时候,姐姐为了给母亲补点钙,特地买了排骨炖汤给母亲喝,姐姐将炖好的肉用搅拌机打碎混合着肉汤为母亲注射,可是刚注射好,母亲就吐了。后来,姐姐总结经验,发现只有鱼汤,母亲食用后不会有反应。于是,姐姐每次烧鱼前,都会把鱼的刺一根一根剔除,才搅拌碎给母亲食用。如今,姐姐处理鱼的手法又快又准,在家中“堪称一绝”。

  现在,母亲已经一口气能从1数到70多了,虽然咬字不是很清楚,但声音很洪亮。姐姐说,是母亲强烈的求生欲才能恢复的如此好。旁边94岁的老父亲反驳道:“如果没有孩子们的照顾,我们哪能活这么久!”94岁的印培诚说起话来,依然铿锵有力,身上的穿戴也一丝不苟。尽管历经风雨,但这个守望相助的大家庭依然充满着爱。

  家住北大街居民区的陆伟葶患有先天性脑瘫,无法像正常孩子一样行走、说线岁时母亲离家出走,留下伟葶和妹妹两个女儿。父亲陆龙祥30年来又当爹又当妈,一个人承担起照顾两个幼小生命的责任。

  36年前,小陆伟葶呱呱落地,给陆龙祥带来了欢笑和希望,可是,就在小伟葶八个多月,陆龙祥发现小伟葶平衡性很差,结果竟然被医生告知孩子得的是先天性脑瘫,并且根本治不好。

  后来夫妇俩又生了一个女儿。当时陆龙祥在外上班挣钱,妻子在家照顾两个孩子,日子也算是过得去。可是,就在一切都慢慢步入正轨的时候,妻子却因炒股赔了钱,竟然抛弃了年幼的两个女儿,一走了之。

  后来,陆龙祥又从橡胶厂下岗了,在居委会的帮助下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一个人的工资不仅负担大女儿的生活开销,还有小女儿的学费,生活过得很艰难。

  每天上班前,陆龙祥都要帮小伟葶洗漱、穿衣、做饭。有时中午回不来,他就提前将面包撕碎,放在碗里用牛奶泡好,当作伟葶的午饭。那个时候的小伟葶,还可以自己用勺子吃饭。

  女儿行动不便只能“爬着走”,陆龙祥天天把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由于日复一日的“爬着走”,小伟葶膝盖上有厚厚的茧,鞋子也坏了好多双,上个星期刚买的棉鞋,因爬来爬去,鞋子上蹭破了好几个洞,陆龙祥用膏药把洞贴上,再用针线缝一下,让女儿的脚暖和一点。

  前几年,女儿的病情加重,神经系统开始受损,手渐渐地失去了知觉,吃饭也不能自理了,一日三餐都靠陆龙祥一勺一勺地喂。 每次吃苦药、大药片、胶囊类的药,对于伟葶来说都是非常艰难的事,咽不下,有时还会卡在喉咙里,憋得眼泪汪汪。为了让女儿吃药,陆龙祥动足脑筋,把药片磨成药粉,和白砂糖搅拌,变成糖水让女儿用吸管吸。

  带着女儿去医院看病是件“大工程”,家住七楼的陆龙祥,要将女儿从七楼一步一步地背下来,然后用轮椅推着女儿去医院。这一背,就是几十年。女儿小的时候还好,随着女儿的长高、长壮,陆龙祥年龄也一天天上去,身体也不如从前,每次背着女儿下一趟楼都累出一身汗,停下来休息好几次。邻居们看着,总不忍心要上去帮忙,陆龙祥总是笑着拒绝,坚持自己背女儿上下楼。陆龙祥不擅言辞,但他知道,自己背不仅是父亲对女儿的承诺,更是一个这个家绝不能散的信念。

  他们一室户的家,没有什么像样的电器,家具也都已老旧,但与生活的艰难相比,一家三口却知足常乐,他们的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尤其是伟葶,笑起来如孩童般天真,阳光般灿烂。这笑容,也常常抚慰着父亲的心。

  对陆龙祥来说,两个女儿是他最大的骄傲。对于大女儿,他悉心照顾,只求她快乐平安;小女儿从小看着爸爸辛苦,常常帮着做家务,对于小女儿。陆龙祥更看重她的学习和教育,对她的学习盯得很紧。小女儿也非常争气,一路考上大学,现在成了一名医生。选择医生这个职业,也是因为想更多地照顾父亲,照顾姐姐。

  两个女儿之间,虽说不像其他孩子们那样说悄悄话,打闹嬉笑,但她们姐妹心有灵犀,有着自己的沟通方式。每天晚上,姐姐靠看电视打发时间,妹妹就趴在家中唯一的桌子上看书时。有时姐姐会发出呵呵的笑声,妹妹也会时不时给姐姐送杯水。平时有什么好吃的,妹妹也总是省下来给姐姐吃。

  现在小女儿已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孩子,一有空,小女儿就会带着孩子回家看看父亲和姐姐。她或许还不知道,当年父亲从橡胶厂下岗时,拿到了一笔赔偿金,这笔钱,在最艰难的时候,陆龙祥都未曾动用过,一直到小女儿出嫁,给她做了嫁妆。“家里这个情况,我怕女儿嫁过去,会被人看轻。”

  每每有人当面称赞陆龙祥时,他总是很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没啥,我只是做了一位父亲应该做的事情。”

  复制人事件炒房者在官方消息出台前就已经下手了。“保定房价上涨10%”、“四个北京人买走250套保定房”……这类新闻很快被报道出来。这个全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才刚刚19048元(每月连两千块都不到)的小城里,许多人应该和我一样担心吧:原本6000元左右的房价就已经很高,之后更是只能让人望楼兴叹了。